| 加入桌面
 
 
当前位置: 南京企业网 » 本地要闻 » 读懂​中国​不容易

读懂​中国​不容易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11-07  来源:南京企业网  浏览次数:50
读懂​中国​不容易

  杨小凯

  ——杨小凯《百年中国经济史笔记》读后笔记之一

  杨小凯先生在《百年中国经济史笔记》第四部分最开始有段话,对邓小平时代早期的改革有这样的描述:

  “在邓的区域分权的早期,固定数量的省政府收入上交给中央政府,在后期,固定比例的省政府收入上交给中央政府。与毛泽东时代不同的是,中央容许各级政府实行层层财政包干。一种中国式财政联邦主义从这个演进过程中出现,它为1990年代中国改革提供了推动力量。在世界银行的帮助下,这种财政联邦主义把地方政府的税收种类和征收机构,与中央政府的税收种类和征收机构分离开(QianandRoland,1998,QianandWeingast,1997),邓的财政联邦主义和俄国中央集权型的联邦政府与地方政府间的财政关系形成鲜明的对比(Zhuravskaya,1998和Qian,1999)。”

  写到这里,杨小凯马上笔锋一转,他说:“但是我们不应过高估计邓的区域分权和财政联邦主义对经济发展的贡献。首先,它割裂了市场并增进了地方国有企业的垄断势力(周,1999,何,1997,P206)。换句话说,邓的区域分权继承了毛的行政分权坏的方面,因而阻碍了全国统一市场的形成,拉迪(Lardy,1998a,P204)以汽车行业为例说明了这一点。”

  从行文看,这段话似乎是引用拉迪等学者的观点,杨小凯对此是完全同意的。但是杨小凯等学者对邓小平“区域分权”和“财政联邦主义”改革的结论,似可商榷。至少另一位和杨小凯一样在当今世界中国经济研究中大名鼎鼎的张五常先生,在这一问题上,好像与他们有很不同的结论。

读懂​中国​不容易

  这种不同,在杨小凯和张五常这对老朋友之间,并不多见。张五常一直很坚定的认为,相对1978年以后其他的中国制度创新,很少有比邓小平区域分权这样的创新对中国经济贡献更大了。张五常把因区域分权导致地方政府之间像公司一样展开竞争,和以“大包干”为代表的各种产权改革乃至所有制改革一起,总结为形成推动当代中国经济长期持续发展两个强大的推动力,或者说两个基本的、能产生源动力的制度平台。

  当然,张五常强调因“区域分权”导致的地方政府的经济竞争,似乎更是当代中国改革开放特有的经历和经验,更具中国特色。杨小凯却很忧虑地认为,这种“邓的区域分权和财政联邦主义”,对全国统一市场的形成会产生重大影响,从而导致地方国有企业垄断势力的形成和膨胀。杨小凯的忧虑,在逻辑上似乎是必然的。但是,他必须对他提到的两个现象,做更深入的分析,有更深的考虑。

  一是杨小凯所期待、或者说梦想的那种属于中国的“全国统一市场”,可能不管任何国家,在发展的特定阶段,都很难形成。特别是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这一段”的中国,怎么会有?原因很简单,就在杨先生成文的几年前,这个市场还被当做异端,囚禁在暗处。对那时的中国而言,市场这个长期不得分娩的新生儿出现本身,就已经是一件石破天惊的事情。

  第二,关于中国的地方汽车市场。我没有读到拉迪的原文,不知道他对此的详细论述。中国的汽车市场,确实具有地方企业在自己区域相对垄断的现象,尤其体现在对出租车和各级政府公务车的选择上。但是,显而易见,正是这样具有地方垄断色彩、实力雄厚的地方汽车企业,在全国乃至全球更大范围内的竞争,反而加速了全国统一的汽车市场的形成。毫无疑问,当代中国的汽车市场,是世界上最有活力、最缤纷多彩的汽车市场。

读懂​中国​不容易

  类似的情况,还体现在比汽车产业和市场更早一些的洗衣机、电视机、冰箱这样的一些家用电器上。

  这种现象,也正是当代中国经济令人迷惑又充满魅力的地方。所以,林毅夫先生一直坚定不移的认为,当下的西方经济学理论,已经不足于解释和回答中国经济现象。一个对中国的特殊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科学解释,一定会产生具有普世意义的经济学理论。

  中国经济发展到现在,与杨小凯二十年前在书中论述的经济形势和财税格局,已经有了很大变化。其中一个突出问题,就是如何看待和处置中央政府辖管下的国有企业的行业和市场垄断。这种现象,与后来朱镕基时代的类似中央地方实行分税制等一些重大的财税改革措施有关。这也是研究中国经济问题时一定要特别注意的方面,即把握不同时期中国政府的政策方向,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十分遗憾的是,英年早逝的杨小凯先生,已经不可能根据这些不断变化的新情况,深化自己的研究,完善和发展自己的早期看法。这是中国经济学研究的大损失。

  (此文写于2012年3月)

分享与收藏: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