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当前位置: 南京企业网 » 资讯 » 创业新闻 » 张朝阳:青山在人未老,我要干到100岁

张朝阳:青山在人未老,我要干到100岁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08-24  来源:南京企业网  浏览次数:2

凤凰网财经《封面》栏目出品

主持人|陈琳 制片人|武辰 视频统筹|朱彦霖

文|李念雪

2012年,互联网风云变化、沧海桑田。移动互联网人数首次超越PC,微博、微信横扫社交网络,巨头大战此起彼伏。此时的搜狐却从行业领头地位滑落,一向活跃的张朝阳也在公众视野中消失。

“闭关一年多,重新进入地球。”这是张朝阳在2013年1月发布的一条微博。

重返地球却异常艰难,张朝阳的调整期比预想的更漫长。现在回忆起这段过往,以及在2016年曾公开“承诺”的三年重回互联网舞台中心,张朝阳对凤凰网财经吐露心声,“我当时以为自己调整回来了,但实际上,我经历过非常痛苦的五年。”

虽然豪饮过名气的烈酒,但漫长的20年过程让张朝阳愈发清醒。如今,走出低潮期的张朝阳深刻意识到,“互联网公司的CEO一定要是个好的产品经理”,但过去的自己是一名好的营销官。

潮涌褪去,搜狐上市20周年,张朝阳依然活跃在互联网前端。

凌晨四点到办公室,厘清五件事,“就像飞机起飞前,正副驾驶要check几个关键点”——张朝阳对凤凰网财经说,这就是自己近两年的状态,而搜狐,正在经历二次创业。

除此以外,坚持四年的每日英文直播以及近期的好物分享都让“直播”成为张朝阳的新标签,张朝阳坚信,直播会变成未来主流的传播方式。

事实上,直播技术也成功帮助搜狐实现了提升。在最新的2020年第二季度财报中,直播带来的品牌广告营收获得环比48%的增长。不仅如此,搜狐终于扭亏为盈,在这一季度的财报表现中,除去品牌广告增长外,搜狐畅游完成私有化贡献了4300万美元盈利。张朝阳表示,近两年来集团亏损在持续下降,“开源”和“节流”都做的不错,这个成绩对搜狐来说是一个转折点。

重新开始,这是张朝阳对搜狐也是对自己给出的回答。

“我还可以再把这个公司做很多年,再做到100岁,还有50年。”

从中国的“互联网教父”,到“最会做饭的大佬”,凤凰网财经《封面》日前独家专访了搜狐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朝阳——我们不仅想了解,过去的搜狐获得成功背后,张朝阳经历了什么,更想知道,在搜狐光环褪却的今天,张朝阳如何重新开始?

01

搜狐正在经历二次创业

“我”必须做一个好的产品经理

——2020年8月10日,搜狐(NASDAQ:SOHU)公布了2020年第二季度财报。总营收4.21亿美元,Non GAAP(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的净利润和扣除搜狗公司净亏损后净利润分别为1100万美元和1200万美元,扭亏为盈。

凤凰网财经:据说游戏《天龙八部》上线就开始给你们赚钱了,是否曾经太过依赖《天龙八部》?

张朝阳:对,《天龙八部》游戏是特别赚钱的,网游一直都还可以,可能就是在美国上市的时候,投资人觉得你们太依赖于一部游戏,所以给我们的市值也比较低。包括搜狐也是控股,所以投资人对未来天龙畅游的发展有各种疑问。而我们在今年年初的时候把终于把畅游私有化了。

凤凰网财经:说到私有化,那搜狐呢?

张朝阳:搜狐我们没有打算私有化。如果纳斯达克还是善待我们的话,我在那待着挺好的。

凤凰网财经:现在中概股在美国危险吗?

张朝阳:财务作假这是一直种危险,搜狐肯定没有这个问题。另外一种危险是整体政策,我希望不会出问题。我觉得情绪倒没有问题,因为投资人是看价值的,我们第二季度已经盈利了。

凤凰网财经:你认为他们正确的认识了搜狐的价值吗?搜狐最高的时候是接近40亿美元。

张朝阳:差不多。我相信可以回到这个市值,我们未来的期望值还要高。

凤凰网财经:是吗?大概发生在什么时候?

张朝阳:就往下看吧,好日子还在后面。

凤凰网财经:没有时间段的话,怎么去跟投资人交待?

张朝阳:投资人只能通过每个季度看到我们的不断好的业绩,看到了我们的这两年的表现,现在投资人已经开始有信心了。2018年5月移出了搜狐从美国的注册的公司,移到了开曼群岛,2019年整个品牌广告的重新稳住,产品改造,2020年实现了畅游的私有化,以及成本的大幅降低,所以我们的一切都在向好。

很多优秀的公司就是在逆境中成长起来的。

我们的Q1、Q2的财报表现都不错,原因也是我们在过去的几年里的成本降低是有效的,回归媒体以及品牌广告的回弹也是比较好的。能够通过创新型的平台的活动和项目,给商家提供一种花比较少的钱就能有效的传播途径,就是直播技术,这是导致我们的品牌广告的反弹是比较强的。

凤凰网财经:你怎么看其实过去有一些您可能认为对的逻辑,并没有把搜狐带向更好的方向。

张朝阳:当时我们其实做的很多都是做的不错的,像博客、微博也做得不错。我觉得这里边还跟执行有关系,关键点在于作为CEO一定要深入一线,成为一个产品的体验员。如果自己光是谈讨论战略,不去做具体的产品,不去成为产品的经理人,这个企业是不行的。

互联网公司的CEO一定要是个好的产品经理,我过去可能做名人做的比较多,做首席营销官做的比较多,没有真正做一个好的产品经理。

凤凰网财经:马化腾也没有做出微信,可是他有张小龙。

张朝阳:他(马化腾)是个好的产品经理,他发现了张小龙,而且他具体的会直接参与。 当时Talk box出来的时候,为什么腾讯先意识到了?因为他本身是个产品经理,在一线一直在用产品,所以他最敏感的感受到机会。

凤凰网财经:所以我们对搜狐的考察应该是考察您的状态。

张朝阳:我认为我们搜狐是处在一个二次创业,我这个创业者就非常重要。

比如阿里巴巴它已经比较成熟,已经做得很成功了,马云也可以退休,经理人直接运行了。搜狐现在又处在一个创业的阶段,在这种情况下,我必须做一个好的产品经理,而且全部投入。

凤凰网财经:有网友提醒我们说2016年的时候。您说三年之后看到搜狐的崛起,但大家说好像2019年还没看到,三年还不到。

张朝阳:是当时对未来的预期,我2016年状态还没调回来,我以为我调回来了,但是还是很艰难。

凤凰网财经:艰难体现在哪里?

张朝阳:不是关于公司的事情,是我自己状态,精神状态。就不多说了,我曾经经历过过非常痛苦的5年。

凤凰网财经:走出来最终靠的是什么力量呢?

张朝阳:这个就很漫长的话题了。我感到骄傲,非常骄傲,因为我是完全把自己给解救了。2018、2019年,这两年的效率是比较高的。 完全的totally all in,就是彻底专注的样子。价值观也比较正了,人生也比较清晰了。痛苦是一个财富,经历过后人就成熟了。

凤凰网财经:自己解救的自己,用什么方法呢?

张朝阳:心理学,理论和实践。

02

每天早上要Check的5件事

凤凰网财经:我们听说现在您有一种方法,每天睡三个小时也能保持非常旺盛的精力,这是这段时间学通的吗?

张朝阳:三、四个小时的分段睡眠法,这是另外的一些经非常好的知识和经验。

我一直研究我的睡眠怎么来改善。听说很多人都睡很短,比如川普就睡4个小时?他不一定用分段睡眠法,但是我是严格执行分段睡眠法。两个小时一定起来,然后在中间一个小时或两个小时再睡,手机要离自己床头10米远,上两个闹钟,必须起来把闹钟关一次,再关一次,最后才能起来了。

凤凰网财经:那醒的这一个小时要干嘛?

张朝阳:有太多事情可以做了。榨蔬菜汁喝,上网什么的,或者走走、到公司来等等。

凤凰网财经:你几点开始睡两个小时起?

张朝阳:一般11点睡,2点就起来了。然后睡一个小时醒来全部all in到公司事务去。

凤凰网财经:我发现你无论做了什么事情,一定要是先于别人,就连睡觉这件事情也会是这样。

张朝阳:我会研究,仔细研究,然后达到最好、最优的状态。

凤凰网财经:你说每天早上会在公司天台散步,想问题,要把一天的工作想清楚吗?

张朝阳:对,就跟一个飞机要起飞的时候,正副驾驶要把几个关键的东西要check,我每天早上也要把5件事check。

第一件事,董事会的情况怎么样?权利是怎么样?第二件事,股东结构,有没有风险?第三件事,现金流。这是最重要的,现金流展开有太多事情了,进账、成本是多少。第四件事,销售收入如何。收入反映了商业是不是被市场接受,有没有人愿意买你的东西。第五,作为互联网公司,你现在的产品有没有黑洞爆炸的潜质?

比如说你看微信那么伟大,但是突然冒出个抖音、头条出来,他们日子就很受到威胁,所以互联网一定要做黑洞式的产品。

凤凰网财经:是每天想就能想到的吗?

张朝阳:每天都在想,每天沿这个方向去想,展开想,这样你的公司处在一个安全的状态。

03

为什么老板们都跑去带货?

凤凰网财经:说说直播,我知道现在你也自己在做直播。我们发现很有意思的,即便其他的互联网大佬开始带货直播,大家也都非常关注销量。比如说董明珠第一场不成功,第二场就一定要做到100亿。为什么你会对业绩没有要求?

张朝阳:也不是,我们不是在做直播电商,我们是在给我们的粉丝、网友分享,是创造了一个新的形式,粉丝把信任度给了一些明星,然后明星告诉他们生活中哪些是好的东西,这是一个硬需求。我们现在通过明星带货,介绍一种生活方式,把更精致和细致的生活来介绍给大家,它是一种内容创作,顺便卖点东西。

凤凰网财经:这种内容创作它靠什么来收钱?营收放在哪,广告?

张朝阳:我们首先是有销量的,但是我不追求销量。最重要的是广告费和整个生活方式的内容,为的是明星和我入驻,然后很多人来这儿形成粉丝、用户群,这是我们更长远的关注。

凤凰网财经:现在老板们,CEO们都忙着带货,比如你和丁磊,为什么老板们都要跑到前台去带货呢?

张朝阳:现在确实是一个趋势,人们更多的是口碑传播,它是一个更细颗粒度的,互联网的通讯手段,从图像以及直播的实时图像的传播,更优的一种广告形式。

我的带货还是为了我们的平台发展,我是在搜狐视频上带货,最重要的是发展搜狐视频。丁磊的话,他好像在快手上带货,他用严选,所以每个人都有推他自己的东西。

带货是一个流行,但是它可以是一种推广你自己想推产品的方式。

凤凰网财经:讲讲这个季度品牌广告的反弹?

张朝阳:我们在2019年对搜狐视频主流平台的产品改造是及时的,所以2020年成为封口的时候,我们其实开拓了一个价值直播的赛道。直播有三种,秀场直播,早期们也通过千帆直播一直在跟踪秀场模式,它会继续赚钱,是一个很窄的(赛道)。另外一个就是电商代货直播,普遍的社会中产阶级和普遍人群都有学习知识的需求。除了图文的这种延时播放和视频的延时播放之外,需要看到直播的讨论,所以说我们就开拓了这样一个领域。

凤凰网财经:得到、喜马拉雅做的不也是这样的事情吗?

张朝阳:这些是语音是吗?但是人们现在必须得看视频,必须看直播,看真人看互动。

凤凰网财经:但现在看市场上能够靠互联网赚大钱的人,很多都是做下沉市场的,没有人说再去从中产阶级掏腰包的。您觉得这个逻辑跑得通吗?

张朝阳:因为这些网民都在,所以它一定有商业价值,而且商业价值更大。 很多成功都是你坚信一个事情,然后相信它的基本的逻辑,坚持下去,最后就可能会成功。一个公司的短期要看报表,看每天的具体执行,一个公司的产品长期要看逻辑,逻辑、数学模型是对的。

凤凰网财经:长期是指多少年?

张朝阳:长期就是五六年,五六年的时间,要看数学模型的。

04

后浪,还有机会吗?

凤凰网财经:现在中国互联网行业整个发展逻辑是不是跟您90年,上世纪90年代创业的时候已经不一样了?

张朝阳:现在是乘风破浪,当时是披荆斩棘。那时候拿着大砍刀在山里面,山里没有路,硬劈出一条路来,现在都已经是大工业,大产业规模了。

凤凰网财经:跟400亿美元这样的企业去抢互联网市场的份额,会有这样的想法吗?

张朝阳:互联网的话经常爆发,它爆发前都是很小的,但如果爆发的话,所以这个市值是很快的改变的。

凤凰网财经:所以你是要一个黑洞性的创新。

张朝阳:我们还在努力创造这样的机会。

凤凰网财经:年纪大了会不会成为互联网领导者的一个障碍?

张朝阳:不会的,人跟年龄没关系,你的头脑的开放性跟年龄没关系。我们知道很多伟大的企业家,都是一直做到很高龄的时候还在做出伟大的企业。

凤凰网财经:您会考虑到布一些局,比如说在接班人等等方面。

张朝阳:现在还远远没有考虑到。因为我觉得我体能很好,我还可以再把这个公司做很多年,再做到100岁。

凤凰网财经:现在有什么您是认为自己完不成的事情?

张朝阳:我们有很多的招数,我们可能这个不成,还有另外别的招数,所以说这些未知的也是很希望能够实现,但是我们人生就是每天充满兴奋的去抓紧时间做,结果不知道,也有新的感悟,这就是我们日子,结果不重要。

凤凰网财经:你怎么去看待现在,比如说像头条、抖音等等,现在风起云涌的这些新的互联网业态?再后来人还会有机会吗?

张朝阳:做得很好,一直都有机会。微信起来了,后来又出来头条对吧?互联网一直有不断的颠覆的机会。

凤凰网财经:今年是搜狐上市20周年了,站在这个时点上跟20年前你去敲钟的时候比,现在更希望人们怎么去描述搜狐?

张朝阳:搜狐作为一个中国互联网最早期的探索者,然后经历了20多年之后,整个管理和团队包括我本人也都变得比较成熟,我们现在在认真的,好好的做一个公司,未来应该给股东带来价值,希望大家看好搜狐,继续买我们的股票。

凤凰网财经:你如何描述搜狐在现在业界的地位呢?

张朝阳:我们现在确实是有点被边缘化了,但是我们可以回来的,我们也正在回来。

凤凰网财经:你惧怕那些后浪吗?

张朝阳:不惧怕,因为我相信这种品质的工作,最后是一定会有结果的,而且过去两年已经看到结果了。

凤凰网财经:刚才说你现在All in到工作中,All in有两种结局,赢或者是输。

张朝阳:我很有信心,因为确实过去这两年的效果还是明显的。

凤凰网财经:已经完全不考虑输这回事情?

张朝阳:公司已经活下来了,现金流也很好,我们历史上积累的很多资源还都在,畅游、我们的新闻的地位、新闻品牌等。有句话说,青山在,人未老,好日子还在后面。

分享与收藏: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