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当前位置: 南京企业网 » 资讯 » 创业新闻 » 共青团服务青年“双创”不是一道伪命题

共青团服务青年“双创”不是一道伪命题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04-06  来源:南京企业网  浏览次数:7

  在很多人的印象里,会觉得山西创业者的项目总会与煤炭沾边,甚至有些“土气”。而这一回,他们的项目有些“惊艳”。

  “你们家的机器人,咋能贴着玻璃走了?”问句的最后一个字读音向上一提,现场一位观众带着山西口音问参展企业。“是了,这只是我们一款产品……”赵秀斌回答,他是山西嘉世达机器人技术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

  都说这几年生意不好做,这家公司却“反弹琵琶”,2012年成立公司开店销售机器人,2013年实现100万元销售额,之后采用加盟模式,现在全国有150家连锁店。有钱了就更阔气了,今年他们已经相中了几家科技企业,准备收购企业来抓住核心技术。

  在舆论场上,有这样一种观点,认为共青团组织不必服务青年创新创业,只要对青年进行思想引导就行。这样的观点能否成立,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带你逛逛2016国际创新创业博览会找答案。

  回国创业青年:“被视察”不等于“被骚扰”

  只要在展览间隙,仇小野就拿着公司的宣传册走到其他展位上,双手递给别人,同时介绍起自己的项目。在参加博览会之前,他加印了宣传册,展览第二天,他就发了100份。别以为他是普通推销员,他是一名伦敦大学学院的高材生——计算机专业硕士毕业生,代表团湖南省委参加本届创博会。

  他给记者一张名片,上面写着副总经理,“我老婆是总经理,她是湖南人,我是宁夏人,我和她在英国认识,回到长沙一起创业。谁主导都无所谓,只要她开心就行。”

  在朋友的眼中,1988年出生的仇小野和妻子是创业者中的“神雕侠侣”。在国外的时候,妻子喜欢在淘宝上买衣服,从国内转寄到国外,经常拿到手了才发现衣服尺寸不合适。他经过了简单的市场调查,发现这是网购衣服的“痛点”,于是萌生了做一款手机试衣软件的想法。

  妻子负责算法,他负责写代码,两人在回国之前就已经开始准备。去年年底,他们来到长沙,没有选择去大公司上班,也没有考虑考公务员,而是选择了长沙智能制造研究总院孵化平台,成立了湖南苏科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打算直接创业。

  站在素色的背景前,只要拍上3张图片,输入身高体重,这款软件就可以算出人体的立体数据。同时,根据商家提供的衣服版样,采集了数据之后,就可以模拟出衣服穿在身上的效果,还可以与设计师在线交流。“只要不是高级定制,像日常的T恤、大衣和衬衫都是可以的。”他介绍,这款软件已完成内测。

  从“夫妻档”到公司有20人,这一年仇小野感觉变化很大,今年7月,他们公司融到第一笔风投1000万元。下一步,如何推广软件,他觉得不仅烧钱而且“烧脑”。

  “团组织推荐我过来的,他们改变了我。”他本科和硕士都在国外留学,刚回国时,有些不适应,身为理科男的他,介绍产品都紧张得打磕巴。

  一次,团组织带着很多年轻人参观了他们的项目,觉得非常有趣。到后来,团组织把他们的项目当作固定“景点”。一来二去参观多了,联系也就频繁了,“想不到团组织这么务实,帮我对接投资人,还给我对接政府部门”。

  相比于国外,他感觉到国内的创业氛围更浓。他也去过国外一些孵化器,但是发现提供的资源非常有限,除了参加比赛之外融资并不容易,在国内对接资源比较简单。

  “在国外创业比较简单,只要做好项目演示就可以给别人讲明白,国内创业人脉就显得很关键,有时候我们获得人脉比找资金更难。”他经常跟着团组织参加周末的爬岳麓山活动,可以认识很多创业小伙伴,不至于创业“太孤单”。

  本土创业者:“被关心”不等于“被干预”

  45岁的杨建波投入到90后创业者李翔的“麾下”,“我看重的就是他创业比较踏实。”在山西团组织的一场创业培训班上,前者结识了后者。这一次,杨建波带着“龙翔科技”产的固定翼无人机参加本届创博会。

  “这款固定翼无人机,如果用电池能续航一个小时,旋翼的只有二三十分钟的续航。”杨建波说,他们生产的无人机可以巡查高压线和交通情况。这款飞机已经成为“山西特产”了,从研发到生产已经实现本地化。

  山西青年创业园·青创众帮运营负责人王少鹏是一名老团干,他向记者介绍:“‘龙翔科技’是山西省‘青创板’敲锣上市之后,第一家获得融资的企业,获得3000万元。”

  从今年9月,山西省推出“青创板”。只要有合适的项目,团山西省委就推荐创业项目参与评选,一旦通过可以在股权交易市场挂牌,同时还帮助创业者对接风投资源。对接成功后,股权交易市场也能获取相应的利益。

  来参加创博会之前,他刚刚参与了今年最后一次专家评审委员会会议。创业者要想挂牌,必须通过“大考”:团山西省委、省金融办等12家厅局级单位和山西证券、山证基金、山西省创业投资基金等证券投资机构参加评审会。

  他说:“56家申报企业资料初步筛选后,47家企业进入评审环节,42家企业最终通过审核。”

  在他看来,服务山西的青年创业者,并不代表团组织违背市场规律,“青创板”完全按照市场的方式扶持创业。共青团组织的作用是整合各个部门的资源,对创业项目进行背书。

  70后范春潮带着公司的十几个90后年轻人进行创业,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在团云南省委的展区见到了他,打着领带,穿着西装,正在给来往的参观者介绍自己的打印机。

  他搬来了两个人才能抬得动的3D打印机,在小石板上打印有凹凸感的照片,甚至还能打印出逼真的油画。如果换上食品打印材料,还能在一杯咖啡上打印出一张可以食用的照片。3天时间,他在创博会上一共预订出6台打印机,临近参展结束时,他都没舍得收摊。

  “十几年前,我是云南镇雄县一个乡里的团委书记,我决定辞职走出大山看一看。”他在深圳扛过钢管,也在工厂打过工,但创业是他一直想干的事情。他通过钻研,自己能独立找到打印马克杯的配方,如今他手上握有18项专利。

  “我已经回到云南创业了,昆明高新区的团组织看到我的项目不错,给我免费提供各600平方米的办公场地和展览厅。”这些年团组织的变化让他很惊讶,“以前我只是按部就班做工作,现在的团组织打破了条条框框帮助青年创新创业,通过服务来引导青年。”

  企业创业者:“被鼓励”不等于“被付出”

  “你们这个是干什么用的?”“我们的设备是锅炉配套的燃烧器,它可以保证燃烧后的尾气中氮氧化物的排放。”在团北京市委的展区,只要有人来询问,胡梦捷就站起来,给对方介绍自己的产品。

  他是北京节能技术检测中心(以下简称“节能中心”)双创团队的成员,这家企业曾与传统污染型煤炭企业有关,如今却“改行”做起了环保产业。

  正常的空气中,70%以上都是氮气,传统燃烧器由于局部高温的存在,极易在锅炉高温高压的作用下,将空气中的氮气与氧气结合,形成氮氧化物,雾霾中就含有大量的这类物质,甚至还会导致酸雨。“减少这一物质方法很简单——降低锅炉的燃烧温度。”1990年出生的小伙子何磊,指着现场的一套设备说。

  传统的燃气锅炉,是通过喷射火焰的方式进行燃烧加热,就会产生出氮氧化物大约200毫克每立方米。这一团队消化国外技术,对传统锅炉进行改造,采用金属纤维表面烧头以及自主研发的混风结构,只要燃烧充分,从局部1200摄氏度,降低到850摄氏度,该物质就能降低到大约30毫克每立方米。

  降低温度的同时,还要保证锅炉的热效率,这是一个让人头疼的问题,他们通过反复试验——热效率降低了1%,对生产没有造成很大的影响,他们还自主研发了几代产品,更加适合中国的锅炉结构。

  “我们的企业不是在吃老本,一直鼓励年轻人内部创新创业。”何磊从中国矿业大学毕业之后,就来到了该企业工作,他现在是节能中心双创团队成员,平时周末也很少休息,“也没人让我们加班,最主要的就是觉得自己做的事情还很有意义”。

  这群小伙子仅用4个月就完成了350台燃烧器,销售额达到5000万元,京能集团团组织发现这群小伙伴很有创意,为了留住人才,这家单位准备启动相应的奖励机制,考虑根据科研专利启动股份试点。

  “对于我们来说,立足本职岗位创新,不仅实现了理想,也有期待。”负责节能中心双创团队市场拓展的常伟会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说。

  在他看来:“团组织发现了我们,给我们参加创博会的机会,就是对我们很大的鼓励,感觉年轻人在单位被重视,我们所做的事情别人都看得见,有时候并不在乎收入是否增加,这是对年轻人的一种认可。”

  团干部:“思想引领”与“双创”并不矛盾

  社会上有一种观点,共青团组织没有必要服务青年双创。还有另一种观点,认为共青团组织的思想引领工作与双创工作会有矛盾。

  作为团上海市委青年创新创业项目组组长,胡喆带着上海的创业者参加了本届创博会。在他看来,双创背后实际上是给年轻人提供上升的通道,这些年轻人具有很强的先进性,很多人都是青年领袖。作为团组织首先要解决年轻人的“痛点”,给他们提供服务,才能影响他们,才能让他们跟着团组织走。

  “团组织服务青年双创很实在,上海团组织有创业英才班,一些创业者经过培训之后,与团组织产生了很深的感情。”他说,很多创业者都很“孤独”,有时候不被别人理解,团组织搭建平台和他们一起成长,双创服务与思想引领并不矛盾。

  从事多年服务青年双创工作的陈建霖,是广州市青年创业服务中心主任。他认为:“思想引领是全团工作的主线,而创新创业是这一时代的主题。思想引领工作是共青团的首要任务,也是共青团区别于其他群团组织的优势。服务创新创业首先就是在对青年进行价值观的引领。”

  他表示,在国家“双创”战略背景下,鼓励青年创新创业,就是强调青年干事业,积极鼓励通过实际行动获取利益和实现人生价值的行为。这既不同于单纯的创新,也不同于单纯的创业。

  90后宋文集是广州市青年创业服务中心工作人员,他直言:“现在的年轻人不容易被‘忽悠’,要让他们跟着团组织走,一定要让年轻人觉得跟着团组织有前途。团组织服务青年水平如何,创业青年会用脚投票,高低立判。团组织的姿态,应该大大方方和创业者谈一场‘恋爱’。”

  “我们做引导青年比较实在,群团改革之后,专门成立了青年创新创业项目组。”团上海市委青年创新创业项目组成员戴兵介绍,今年在上海举办的全国“创青春”(商工组)的比赛中,他们没有用路演模式,而是采用“创交会模式”,通过展览让创业者与孵化器、投资者找到彼此。上海团组织还与市委组织部联合,用四五个周末,给创业者进行实打实的培训。

  陈建霖指出,目前,广州团组织围绕“创业意识——创新创意——创业项目——孵化服务——成果产出——交流推广”的全链条为青年打造综合性创业服务平台,从“思想、技能和理论的培训提升”“创新创业项目展示交流”到“创业市场资源的要素对接”,有效链接政府、联系社会。

  他认为:“这些工作丰富了服务青年创业的内涵,增强了团组织的社会职能,体现了枢纽型组织的政府职能,也顺应了共青团组织改革和转型的时代需要,有着丰富的思想内涵。”

分享与收藏: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