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当前位置: 南京企业网 » 资讯 » 行业综述 » 中国对澳铁矿石需求牢固 澳议员呼吁增收关税制裁中国

中国对澳铁矿石需求牢固 澳议员呼吁增收关税制裁中国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12-22  来源:南京企业网  浏览次数:2

随着中国向澳大利亚大麦和葡萄酒征收高额关税,并且阻止澳大利亚多项商品进口,澳大利亚国民党参议员马特·卡纳万(Matt Canavan)提出,堪培拉政府应该利用中国对铁矿石需求牢固难移的优势,呼吁增收关税制裁中国的不合理限制。他指出,每年增收多1%铁矿石关税将能筹集超过8亿美元,届时能将收益分配给受到北京关税影响的供应商。

  中国购买澳大利亚铁矿石的80%以上,而澳大利亚铁矿石则占中国国内供应量的60%。截至2020年,双边进出口供应的总价值预计高达800亿澳元,折合约580亿美元。中国需要铁矿石来制造国内钢铁,英国每日邮报(Mail Online)指出,北京对铁矿石征收关税的可能性要比其他商品小得多,而卡纳万说道:“我们需要让中国政府付出代价,因为这将是停止进一步贸易限制的唯一办法。我们能发出信号,每当中国对澳大利亚出口商采取进一步行动时,征税额就会往上攀升。我们也能提出,如果中国结束其不合理的贸易限制,该征税就会被取消。”但卡纳万的这项计划将违反2015年与中国签署的自由贸易协定,使得堪培拉政府很容易受到伪善指控。

  中国对铁矿石的需求已经达到12年来首次超过每吨200美元的价格,而澳大利亚铁矿石出口到中国对国库也至关重要,因为采矿公司需要支付数十亿美元的特许权使用费和公司税。澳大利亚资源部长Keith Pitt也是国民党成员,他表示堪培拉政府不会考虑采取这项措施。他向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 News)指出,澳大利亚在基于规则的贸易体系下工作,将会持续兑现此前的承诺。

  西太平洋银行(Westpac)分析显示,今年截至目前为止,中国的钢铁产量比去年增加5100吨,每天的建造量足以建造58座悉尼海港大桥。Westpac金融市场策略主管Robert Rennie表示:“要生产如此多的钢铁,就需要大量的铁矿石。中国约有60%的铁矿石来自澳大利亚,而20%来自巴西。然而,来自澳大利亚和巴西的供应并未随着中国需求的增长而增加。”

  英国卫报(The Guardian)援引最新数据显示,澳大利亚与中国贸易紧张局势所造成的损失已经被铁矿石价格上涨所抵消,该分析也预测说,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所领导的政府即将宣布的预算赤字可能会低于最初的预测。Deloitte Access Economics指出,中国政府反对葡萄酒、牛肉、大麦、龙虾和动力煤的行动已经使澳大利亚付出代价,但是由于铁矿石的存在,澳大利亚在总体上弥补了损失。

  Deloitte合伙人兼首席经济学家Chris Richardson表示,自11月30日以来,铁矿石现货价格已经上涨了每吨18美元,原因是市场担心中国可能考虑对澳大利亚铁矿石采取某些行动,从而促使市场获得大幅提振。他在接受采访时也补充道:“这种‘恐惧税’(fear tax)并不是唯一抬高价格的因素,市场还担心中澳的紧张局势会限制巴西的供应,而极低的利率和美元贬值也会抬高价格。”

  他补充道:“中国知道目前最危险的地方是铁矿石,中国是全球主要客户,而澳大利亚是全球主要供应商,这就是为什么分析师都说中国不会对澳大利亚铁矿石采取行动的原因,因为这会使得他们付出很多代价。但是,市场仍然会担心中国有所作为。”

  Fortescue Metals Group首席执行官Elizabeth Gaines此前则说道:“由于中国与澳大利亚紧密的贸易关系,使得其现在比以往更能提供经济稳定。我们正共同努力,为双边的未来创造新机会。中国的钢铁行业继续优于预期,他们对铁矿石的需求增量正在持续,这对澳大利亚的经济增长和发展至关重要,今年第三季度的铁矿石出货量达到创纪录的4430万吨。截至今年9月,中国钢铁产量达到7.816亿吨,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4.5%。依照这个速度继续前进,钢铁产量很可能在2020年达到前所未见的10亿吨。”

  澳大利亚另外一家矿业巨头Rio Tinto的生产数据显示,该公司第三季度的中国铁矿石需求也处于创纪录的水平,但表示需求将会随着时间推移而放缓,出货量也会跟着放缓。但Mysteel Global贵金属分析师Victoria Zou观察到第三季度活动超出水平范围,9月份的日均产量达到创纪录的平均309万吨/日。她说道:“不但是如此,中国的铁矿石进口除了来自澳大利亚和巴西,还包括巴西、加拿大、俄罗斯、印度、乌克兰、瑞典等新来源国家,他们也都渴望能扩大向中国的出口量,因为他们的钢铁厂在国内或其他地方的市场需求都受到新冠疫情的冲击。”

  Navigate Commodities首席执行官Atilla Widnell则指出,中国自己也正努力开发新资源,像是非洲几内亚的西曼杜铁矿石储量,这也很可能将改变中国对澳大利亚的贸易量。但目前所知的是,至少近5至10年是不太可能发生。她补充道:“铁矿石和许多大宗商品不同,中国和澳大利亚处于相互依存的关系里,他们都无法在这领域里展现各自的政治态度。”

  来源:FX168财经

  相关推荐:

  铁矿石价格飙升,中国已要求澳大利亚公司做出解释

  中国钢铁行业协会已经要求澳大利亚矿业公司必和必拓就铁矿石价格飙升一事做出解释,这一迹象表明,中国政府对铁矿石这种炼钢原料的价格失控越来越感到关注。

  根据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的一份声明表示,该协会周四与必和必拓公司的高管举行了视频会议,就该矿商的生产、销售和定价问题坦诚交换了意见。此前,中国工业信息化部前官员、中钢协副主席罗铁军罗铁军就普氏62%铁矿石价格指数7.5%的单日涨幅提出了质疑。
 

  据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的这份简报称,必和必拓公司同意加强与该协会的沟通,以确保实现一个开放和透明的铁矿石市场。出席此次会议的有必和必拓市场营销副总裁罗德·杜基诺和铁矿石销售主管罗汉·罗伯茨。

  必和必拓称,预计该公司2021财年(2020年7月开始)的产量将十分强劲,预计超出计划的2.76至2.86亿吨以上。该公司补充说,其铁矿石的航运计划不会受到天气影响。

  必和必拓在会后没有发表声明,也没有立即回复询问。

  此次视频会议召开之际,由于中国市场对铁矿石的需求日益旺盛,以及市场对中澳关系恶化的担忧,在一定程度上推动铁矿石价格在近几日升至7年来的最高点。
 

  由于中国钢厂近90%的铁矿石供应来自海外,因此进口铁矿石价格的飙升将威胁到中国钢厂的盈利能力。今年中国的粗钢产量预计将达到10.5亿吨的创纪录高位,占全球预期产量的70%以上。

  今年前11个月,中国铁矿石进口同比增长11%至10.7亿吨,其中来自澳大利亚供应的铁矿石超过60%。

  而2019年,中国进口铁矿石10.4亿吨,其中6.6亿吨来自澳大利亚,主要的进口商包括力拓、必和必拓和FMG集团。

  随着今年以来中澳两国之间关系的紧张,中国队澳大利亚的葡萄酒、大麦、牛肉等商品实施了贸易限制。但是,由于中国对澳大利亚铁矿石的依赖,使铁矿石没有受到两国贸易限制的影响。
 

  中国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表示,全球铁矿石生产商的盈利能力“十分疯狂”。“最近的铁矿石价格不正常,”兼任中钢协副主席的李新创表示。“它怎么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涨得这么快?这是一个巨大的泡沫,极大地威胁了我们的工业安全。”

分享与收藏: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