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当前位置: 南京企业网 » 资讯 » 行业综述 » 盘点中国矿业史上失败的三次海外矿投

盘点中国矿业史上失败的三次海外矿投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07-06  来源:南京企业网  浏览次数:24
佛经上说:“失就是得,得就是失”,这是圣人的豁达,但现实未必如此,今天带大家盘点一下中国矿业史上最失败的三次海外矿投,之所以称之为失败,是因为中国矿企总能在“得与失”之间选择那条最艰难的路,然后痛苦下去。

中国矿业

一、得之痛心:百亿美元买“累赘”

中信泰富西澳铁矿项目是中国企业迄今为止在海外矿产资源领域最大的投资项目之一,同时也是澳大利亚资源领域为数不多的中资100%控股项目,也是中国企业海外投资最典型的失败案例。

中澳铁矿项目开工于2006年,原计划投资42亿美元,于2009年建成投产。但项目开工后,投资一路水涨船高,几度陷于停顿,直到2013年年底才首次将铁精矿粉装船出口,比原计划晚了4年,且超支了80亿美元。

2009年,作为此次项目负责人,红顶商人荣智健(伯祖父荣宗敬、祖父荣德生是中国民族工商业的奠基人,父亲是前任国家副主席,红色资本家荣毅仁)因涉嫌利用铁矿项目炒外汇致企业巨额亏损,不得不从香港中信大厦黯然离去,其子女也从管理层下台。

近年,铁矿石价格有所上涨,但这个澳洲铁矿项目一直是中信业务的负累,2014年及2015年,集团分别为此项目做了195亿及172.6亿元减值。10年来,没想到一个“走出去”的决定,令中信吃尽苦头

二、失之惋惜:一旦错过就不在

玛丽河(Marry RIver)铁矿位于加拿大努纳武特地区,地处北冰洋圈内,并与西澳大利亚的皮尔巴拉铁矿和巴西卡拉捷克斯铁矿两个世界级铁矿组成“全球铁矿的铁三角”,但对比其他两矿区,玛丽河铁矿的品位更高,质量更好。

玛丽河(Marry RIver)铁矿被称为“全球尚未开发的最好铁矿”。

2009年,金融危机爆发,玛丽河铁矿拥有者巴芬岛铁矿公司股价大跌,资金难以为继,此时,国内一家大型国企开始与巴芬岛铁矿公司进行谈判,收购玛丽河铁矿。

资金不是问题,但该国企需要履行一套复杂的投资决策流程和手续,而此时,该国企对初级勘查公司和处于勘查阶段的项目存在犹豫,即使拥有很大潜力。但当矿床勘查结束,基础设施建好,采选技术过关,价格合适,那这些世界级矿床也不属于观望犹豫者了。

2010年,玛丽河铁矿被安赛乐米塔尔与美国一家企业收购。

2013年,玛丽和铁矿开始筹建。

2015年8月,短短筹建两年后,玛丽河铁矿首批约5.4万吨的矿石,从Milne港出发,运往德国诺登哈姆港,标志着玛丽河铁矿的全面启动运营。

中国由于短视彻底沦为看客。

三、得失之纠结:中国神华被戏耍

塔本陶勒盖煤矿(Tavan Tolgoi,简称TT矿)位于蒙古国南部,探明储量约15亿吨,预计储量约64亿吨,其中焦煤18亿吨,动力煤46亿吨,总价值预计超过3000亿美元,是目前世界上尚未完全开发的最大露天焦煤矿之一,品质十分优良。

2011年,神华与日本三井物业联合体获得40%股权,但日本、韩国政府“眼红”中国神华所占股权比重较大,两国政府相继施压,接连发表声明表示抗议,声称竞标过程“不公平、不透明”,最终初步协议被蒙古国“撕毁”。

2014年,神华联合日本住友商社和蒙古能源资源公司联合参与第二次投标,并再次“拿下”。但就在交易的最后阶段,蒙古议员横插一手,声称交易可能违反法律,交易被再次搁浅。

两次中标两次被“耍”,神华盯了近十年的“大肉块”,万事俱备(神华已经把国内这边的铁路修到了边界),却始终吃不到嘴里,你说难受不难受。

今年4月,蒙古政府与发改委举行了中蒙矿产能源和互联互通合作委员会第二次会议,进一步商讨了TT矿及配套铁路、煤电输一体化等项目合作意见,蒙古有望重启TT矿的第三次招标。

圣人的“得,待之以淡,失,待之以常”更多的是一种心境,人们常说“不以成败论英雄”更多的是自我心灵的慰藉,但现实就是一场大型游戏,既然是游戏,就一定要有成功与失败,成则王、败则寇,亘古不变。

现在的中国矿业就是需要“成”,无论从企业发展和国家战略,落后就要挨打,话语权、定价权,中国已落后与耽误了太多时间。

分享与收藏: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热点文章